BeiJing XinFei Lighting Technology Co., Ltd
北京欣飞照明科技有限公司
体育照明 的起点来源于运动的舒适

体育照明

xinfei class
欣飞课堂

20世纪世界最美的建筑之——东京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
来源: | 作者:pmoeefb4f | 发布时间: 2018-03-16 | 2047 次浏览 | 分享到:

20世纪世界最美的建筑之——东京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

 

虽然建筑的形态、空间及外观要符合必要的逻辑性,但建筑还应该蕴涵直指人心的力量。这一时代所谓的创造力就是将科技与人性完美结合。而传统元素在建筑设计中担任的角色应该像化学反应中的催化剂,它能加速反应,却在最终的结果里不见踪影

——丹下健三

若是评选中国现代最美建筑,我想不少人会和我一样选择“鸟巢”,最美建筑不仅在于外观和结构设计,更重要的是它代表的意义。东京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是亚洲首届奥运会的主场,而且是亚洲第一位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的巅峰之作,入选20实际最美建筑当之无愧。

亚洲首届奥运会举办权的三次争夺:

 

日本东京原于1936年夺得1940年奥运会主办权,但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国际社会的舆论不得不放弃1940年的东京奥运会。

战后日本迅速复原,于1954年尝试申办1960年奥运会,但被意大利罗马击败。

日本再接再厉,再次于1958年申办1964年奥运会,最后成功击败比利时布鲁塞尔奥地利维也纳、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及美国底特律,成为首个举办奥运的亚洲国家。

亚洲首届既第18届夏季奥运会于1964年在东京举办,主场就是代代木体育馆

比赛19个大项,产生163枚金牌,日本东道主位列金牌榜第三名。

 

东京代代木体育馆的设计风格

奥运主场,日本建筑大师丹下健三设计的代代木体育馆是上世纪60年代现代建筑技术进步的象征。柔性设计当时被视为最复杂的设计,其复杂在于大跨度、大空间,让场馆及其他设施都被统一在这个用高张力缆索为主体的悬索屋顶结构之下,他摆脱了当时勒·柯布西耶推崇的柱式建筑,被誉为划时代的建筑。这种带有鲜明民族风格的悬索结构凹曲屋顶,其构思原型来自日本纹章图案“巴”。该图案将向心、离心、流动等运动趋势统一于一体,象征着循环往复的运转。丹下建三将日本传统符号加以夸张变形,采用现代建筑技术材料、技术,巧妙地用建筑的形式表达了民族传统文化。

 

代代木体育馆是当代仿生建筑的杰出代表,这一个由瞬间的海浪漩涡而引发灵感的设计,其类似海螺的独特造型给人很强的视觉冲击。建筑由两座场馆组成,大的椭圆形为游泳馆,小的圆形为篮球馆。两座馆都用悬链形的钢屋面悬挂在混凝土梁构成的角上,状似蜗牛。

 

建筑采用悬索结构,用数根自然下垂的钢索牵引主体结构的各个部位,从而托起了这座总面积达两万多平米的超大型建筑,成为建筑艺术的经典作品。这种大胆而新颖的结构形式,在当时很罕见,因而建成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整个代代木体育馆占地91公顷,由一个主馆(游泳馆)和一个附馆(篮球馆)及办公与辅助设施组成。主馆建筑面积25396㎡, 16246座席,其跨度126m×120m,用于游泳与跳水比赛的场地,结上冰又可以进行滑冰比赛,游泳池还有一个隐藏起来的活动盖子,盖上盖子,可以在上面举行柔道之类的比赛。它的平面是由两个月牙凹口对凸口叠在一起组成的,形成一个圆形的观众席和当中的游泳池,圆形的两端伸出两个方向相反的尖角,那里正好是宽阔的观众出入口。屋顶采用悬索结构,这样,在外观上整个屋顶就是个两瓣的贝壳了。

 

 

附馆在主馆的西南方,是篮球和拳击等项目比赛的场所。圆形平面,直径70米,最高点35.8米。结构的屋顶很特别,全部由中间一根桅杆柱支撑,悬索扭曲成海螺状。馆内采光设计与结构系统结合紧密,窗子绕桅杆柱布置,恰好循着悬索结构同支撑结构之间的空隙盘旋而下,形成了室内集中在中心的漫射光。

整套场馆由日本著名建筑师丹下健三接受委托与工程师坪善胜等人合作进行设计,建筑于1963年1月动土,翌年秋竣工使用。

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是丹下健三结构表现主义时期的顶峰之作,具有原始的想像力,达到了材料、功能、结构、比例,乃至历史观的高度统一,被称为20世纪世界最美的建筑之一。

日本现代建筑甚至以此作品为界,划分为之前与之后两个历史时期。而丹下健三本人也赢得日本当代建筑界第一人的赞誉。

当年的奥委会主席布伦戴奇的称赞:“体育激励了建筑师,一方面众所周知,许多纪录在这个比赛馆中产生,这个作品激发了运动员的力量。同时这个比赛深深铭刻在有幸参加大会的人们的记忆中,铭刻在前来观战的追求美的人们的记忆之中”。

丹下健三的建筑生涯:

 

丹下健三(1913-2005年),世界知名的日本建筑师。他先后获得过包括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在内的七个博士和名誉博士学位。曾获得日本天皇亲授的文化勋章,美国建筑师协会、英国皇家建筑学会和法国建筑科学院的金奖。丹下健三作为日本建筑师乃至日本文化艺术界的代表而为世界所知。

19139月,丹下健三出生于日本大阪,从小成绩优秀,几乎全是10分。1935年,考取东京大学建筑系。毕业后到日本著名的建筑师前川国男的事务所工作,在这里,他的作品在全国的设计竞赛中获一等奖,并且开始了对城市规划方面的研究。

1946年,丹下健三回到东大建筑系当助教,同时成立了丹下研究室,这是个充满生机和创造力的研究室。在此之后的十五、十六年时间里他设计了广岛和平公园和原子弹爆炸纪念馆、东京都厅舍、香川县厅舍等一批优秀的建筑,还不断到欧洲和美洲参加学术会议、讲学。

第一阶段

为战后50年代,丹下在继承民族传统的基础上,提出功能典型化的概念,赋予建筑比较理性的形式,开拓了日本现代建筑的新境界。代表作品有:广岛和平纪念资料馆、广岛和平纪念公园1955年)、旧东京都厅舍(1952-1957)、日本香川县厅舍1955-1958)、仓敷县厅舍(1958-1960)等。

第二阶段

60年代,是丹下和他的研究所成果辉煌的时期。在1960年的东京规划中,提出了都市轴的理论,对以后城市设计有很大影响。在大跨度建筑方面作了新的探索,最著名的是东京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1961-1964)。在运用象征性手法和新的民族风格方面也进行了成功的探索,如山梨文化会馆1966)、东京罗马天主教圣玛丽大教堂1964年)、静冈新闻广播东京支社(1966)等。

第三阶段

1970年以后,丹下健三及其研究所在北非和中东做了不少建筑设计,如约旦哈西姆皇宫工程、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城市规划(1976年)、阿尔及尔国际机场等。这一时期,丹下健三还对镜面玻璃幕墙进行了探索,重要作品有东京都新市政厅、东京草月会馆新馆。以及大阪万博场址、基础设施规划、御祭广场(1970年)、广岛国际会议场(1989年)、新东京都厅舍1991年)、新宿公园塔(1994年)、富士电视台总部大楼(1996年)、东京'Dome' Hotel穹隆大酒店)(2000年)等。

代代木场馆的照明系统

 

第一体育馆悬索部分在外立面形成屋脊,屋脊的两个侧面设置为采光面,以百叶窗作为外界面,变直射的自然光为散射光,形成绚丽荡漾的光带。当然这并不足以满足馆内运动竞赛的灯光,配以人工照明,来满足体育馆内转播级别的竞赛需求。

 

在两侧看台上方的新月弧线上对称布置环形光带,并配有顶端照明的混合步灯,可以实现游泳、篮球等运动的高清转播照明。

 

第二体育馆的支撑结构柱位于一侧的观众席后面的通道处,由于支撑柱的顶部是采光口,自然光由此漫射而入,随着馆内顶棚自下而上螺旋般逐步的照亮,光线自然、柔和、飘逸,加强了螺旋向上结构带来的向上之势,使得运动员感受到一种激情澎湃、勇攀高峰的力量,使得竞技运动酣畅淋漓,体育精神活力焕发。

同样的场内灯光作为自然光的补充,不仅要达到相关级别的照度,满足水平、垂直方向的立体照射,而且要达到高均匀度、低眩光,在空间和运动方向、视觉角度上能够做到清晰、舒适。

欣飞照明团队

北京欣飞照明科技有限公司的照明团队,从事照明行业有15年之久。团队通过不解的研究和贴近客户的服务,在节能、环保、眩光及光污染控制、系统化设计和质量保证方面,经验丰富。

大型体育馆高清转播照明,欣飞推荐索恩(Thron)品牌旗下的双端金卤光源的Mundial系列灯具,独有的遮光结构设计,杜绝溢散光,减少光污染,稳定、高效、高显色,光线更加贴近自然光。

同时可以通过调整光源位置和反光罩型号,实现多种配光布置,从而贴近自然光线带来的舒适运动,使得竞技体育的精神在转播过程中无损传播。

 

伴随LED光源的发展,欣飞推荐进口大功率LED照明灯具champion pro系列灯具


欣飞照明免费服务

畅想2020奥运会

代代木体育馆被选为东京2020奥运会的手球场馆和2020年东京残奥会的轮椅橄榄球场馆,将成为亚洲首个举办过两届奥运会的场馆,代代木场馆会在现代建筑技术和照明技术的支持下越走越远,成为竞技体育历史沉淀的博物馆。